彶詢瞳湃掩惆劑備堂殤 ①舊惟薯蕨楊

萇赽啋璃撮扲厙

2018-11-03

﹛﹛觼疆奀祥詻ㄛ猁脹善笢敁﹜俀奻ㄛ游爵佽譁倇敘棫鰷﹝﹛﹛衄奀硐眭耋珨跺靡趼睿埻懂腔華硊ㄛ善饒嫁珨艘ㄛ華硊遙裁賸﹝怤鬚慁譙戀釔嚙玥躅橑嗝ㄛ婬扔接媢城移笝眓繕警寎﹝

陳瞄恀枙婓鞠源頗抶腔遺殤狟崠△羅笭猁儅憤輛桯﹝峈遣賤踡桲擁岊ㄛ笢源枑堤賸肮奀芢輛妗珋圉絢拸瞄趙迵膘蕾圉絢睿す儂秶腔邧寢甜輛佷繚眕摯邧婃礿釩祜﹝扂蠅洷咡跪源玸瞈撢н郱諒幙鷁譟蔑﹝

珨跺睿す﹜恛隅﹜楷桯腔笢陲睫磁婦嬤笢眕婓囀跪源腔僕肮瞳祔﹝眕匙恀枙宎笝勤笢陲擁岊衄覂酗ぶ旮堈荌砒ㄛ笢源婝奼眕源蔚樟哿眕※謗弊源偶§峈價插揭燴眕匙恀枙﹝鴃婌妗珋眕﹜匙謗跺弊模掀邁奧懈﹜睿す僕揭ㄛ暫岆眕匙邧源騰祫淕跺笢陲華⑹腔腦擨垀婓ㄛ珩岆弊暱扦頗笲咡垀寥﹝囀坢攝捚綸桶尨ㄛ扂森棒溼貌傖彆猿侀﹝

郔輪ㄛ諒郤窒﹜笙淉窒﹜弊模楷桯蜊賂巹薊磁荂楷賸▲苀喉芢輛岍賜珨霜湮悝睿珨霜悝褪膘扢妗囥域楊ㄗ婃俴ㄘ◎ㄛ輛珨祭牉趙賸※邧珨霜§膘扢馱釬腔妗囥域楊睿紱釬最唗﹝

珨跺睿す﹜恛隅﹜楷桯腔笢陲睫磁婦嬤笢眕婓囀跪源腔僕肮瞳祔﹝眕匙恀枙宎笝勤笢陲擁岊衄覂酗ぶ旮堈荌砒ㄛ笢源婝奼眕源蔚樟哿眕※謗弊源偶§峈價插揭燴眕匙恀枙﹝鴃婌妗珋眕﹜匙謗跺弊模掀邁奧懈﹜睿す僕揭ㄛ暫岆眕匙邧源騰祫淕跺笢陲華⑹腔腦擨垀婓ㄛ珩岆弊暱扦頗笲咡垀寥﹝囀坢攝捚綸桶尨ㄛ扂森棒溼貌傖彆猿侀﹝

一百個讀者眼中,有一百個不同的金庸,也有一百個不同的小說形象。從經典的文學到日常的生活審美,金庸的作品影響了幾代人的文字感悟和文化境界。日前在澳門大學舉辦的金庸國際研討會,來自各地的學者們呈現出了不同的金庸、不同的文學以及不同的人生態度。學者認為,在華語寫作者如何在新的時代中堅守華語文學的傳統,同時開闢出廣受歡迎的新型文學發展的道路探索上,金庸的作品可以給予寫作者不少啟示。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徐全今次研討會由澳門大學中國歷史文化中心主辦,匯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研討會的一大特色是:將不同地域、不同人群視角下的金庸及其作品影響分享給了聽眾,也提供了全新的視角以理解金庸的作品。視角多元人物層次廣泛來自中山大學中文系的陳潔認為,金庸小說是原創性經典的特點,更可從三個方面表現出來。首先,金庸小說可作為故事原型,並塑造了經典人物,形成了金庸武俠小說的人物譜系。郭靖、黃蓉、楊過、小龍女、喬峰、段譽等等。金庸小說裡的人物和故事情節可重構成為新的暢銷小說。一個事例就是年輕作者江南用金庸小說裡的人物和故事原型,重新寫了一篇小說,也成為暢銷小說。這已經成為一個法律事件,江南敗訴,賠償了金庸侵權費。但可以作為金庸小說已經成為故事原型的例證。其次,金庸小說被拍成武俠影視劇的重拍率很高,而每一次重拍都能吸引很多觀眾觀看。每一部電視劇都被讀者批評,這是因為讀者心目中已經對金庸小說形成了一個理想形象。但1983年版《射鵰英雄傳》電視劇成為金庸小說影視劇中的經典,與之相似的事例是1987年版《紅樓夢》電視劇成為《紅樓夢》題材影視劇中的經典。再者,金庸小說中不僅有武俠,還有歷史,有政治。這是因為金庸還是一位歷史學家、政論家、報業巨子。《天龍八部》多年後的修改,說明作者對武俠小說寄託很多人生經驗,並非只是遊戲筆墨。厭棄暴力厭棄「江湖」也有學者指出,作為一部反武俠與反英雄的小說,《鹿鼎記》(1969-1972)無論在金庸的創作生涯還是在六七十年代之交的香港文化界都堪稱異數。內容上,境界更為開闊,筆法漸趨圓融。其次,則是武俠小說與影視方興未艾。這位學者認為,金庸不斷通過小說人物之口,訴說對於武功(暴力)的厭棄:《射鵰英雄傳》、《天龍八部》等。只有金庸,在小說中不厭其煩地訴說對於「江湖」的厭棄之情。有的是退隱得圓滿,例如陳家洛、袁承志、楊過、令狐沖等;有的是無法退隱的結局:《白馬》、《越女劍》、《飛狐外傳》、《天龍八部》的蕭峰等。因此,金庸小說中映射了人類特別是二十世紀下半期中國人特殊的困惑與迷茫,這是其成為經典的重要原因。在個體小時代中,還有沒有英雄,英雄何為,英雄能不能帶領人類繼續前進,這些也是我等庶民心之繫、情之所感的切切之思。宏大氣質勝日本劍豪小說金庸的作品不僅僅在華語圈中受到歡迎,在同為漢字文化的日本也受到了追捧。來自山東師範大學的李光貞介紹了金庸作品在日本的翻譯情況。這其中,也顯現了中國與日本在文化上的微妙差異。在華語世界中,金庸小說有很大的讀者群,但直至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並無日譯本。1996年,才由日本德間書店出版第一本金庸小說。德間書店是日本在出版動漫方面頗有特點的綜合出版社,在動漫等方面很有影響力。德間書店曾在90年代中期做過中國小說銷售量市場調查:結果發現金庸小說是世界上漢語小說銷售量最高的作品。因此決定全部買下其小說的日本翻譯版權。1996年4月,金庸親赴日本,與德間書店出版社簽訂翻譯版權協議。德間書店迅速組織翻譯者實施計劃。早稻田大學非常熟悉中國文學和戲曲的教授岡崎由美擔任金庸小說日譯本的總負責人。從後來的情況來看,德間書店的決定無疑是正確的。李光貞表示,將金庸小說與日本的劍豪小說作對比,就會發現,金庸小說中具有日本劍豪小說中沒有的宏大氣質、快樂趣味、剛柔並濟等特質,與金庸的武俠小說不同,日本的劍豪小說中,更多的腥風血雨的場面、剛硬的人物,金庸小說則剛柔並濟,故事情節嚴密。在人物描寫上,十分生動,就像是我們身邊的某一個人,這也是日本劍豪小說所不具備的。日本的劍豪小說不重視英雄,更不重視英雄的兒女情長,所以,日本讀者對金庸小說充滿新鮮感、充滿浪漫氣息。而具有現代意識的金庸小說,「有故事、有戀愛、有陰謀。在漸入佳境的大傳奇世界,能充分回味金庸世界的魅力」。雖然從日本讀者的評價留言來看,「日本的金庸」和「中國的金庸」似乎是而似而非,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但這仍然不能阻擋住金庸在日本的熱傳。日本讀者喜歡金庸小說,最根本的理由是其娛樂性與文學性兼備。故事情節清晰、簡練,場面宏大、充滿人情、義理,宏大的歷史背景、廣袤的土地,雖然有很多虛構的歷史場面和人物,但巧妙的故事安排,閱讀時仍然頗吸引人。這樣的武俠世界,是吸引日本讀者的根本原因所在。而評價給出分數較低的則多是對翻譯等其他外部因素的不滿導致,絕大多數日本讀者對金庸小說持高度評價態度。豐富華語文學的新傳統澳門大學中國歷史文化中心副主任朱壽桐表示,對金庸及其作品的研討,不僅僅是一種文學的鑒賞和討論,還能夠幫助大家更加深入去了解和發掘二十世紀華南社會特別是港澳社會的發展歷程,並感受到這種發展過程對整個華人社會的重要意義。他對記者表示,華語作為一種使用人數最多的語言,其蘊含的文學和歷史價值是不能夠被忽視的。如何在新的時代中堅守華語文學的傳統,同時也開闢出廣受世界不同文化體系歡迎的新型文學發展道路,則金庸的作品可以給予華語寫作者、創作者不少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