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号”运营1周年发送旅客4130万人次

电子元件技术网

2018-10-02

公益中国爱心联盟领导机构名誉主席:布赫(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铁木尔达瓦买提(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志(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孙孚凌(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主席:郝盛琦(中共中央办公厅原副主任)顾问:张全景(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甘子玉(国家十一五规划专家委主任)朱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部长)邹瑜(司法部原部长)胡富国(中共山西省委原书记)袁木(国务院研究室原主任)郑拓彬(对外经济贸易部原部长)李力安(黑龙江省委原书记)赵宗鼐(中共中央组织部原常务副部长)邵华泽(中国记协名誉主席)陈邦柱(原国内贸易部部长)陈耀邦(农业部原部长)曲格平(原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万绍芬(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常务副部长)于明涛(国家审计署原审计长)徐志坚(国务院参事室原主任)刘吉(国务院首批稽查特派员)周克玉(总后勤部原政委、上将)裴周玉(开国少将北京军区原副政委)张序三(海军原副司令员、中将)陈虹(民政部原副部长)解思忠(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原主席)李晋有(国家民委原副主任)杨培青(国家工商局原党组书记)高占祥(文化部原副部长)庄炎林(中华全国侨联原主席)龚心瀚(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谭云鹤(卫生部原副部长)张文范(民政部原副部长)杨海波(教育部原常务副部长)李滔(教育部原副部长)吕志先(文化部原副部长)张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许林枫(农业部原副部长)姜习(原国家商业部部长)郭树言(国务院三峡办原主任)戴生龙(国家保密局原局长)刘广运(原国家林业部副部长)李赣骝(民革中央原副主席)陈洁(外经贸部原副部长)张绍贤(原电力部副部长)蒋毅(全国总工会原副主席)胡熙明(卫生部原副部长)程飞(外经贸原副部长)同向荣(广电部原副部长)谢高觉(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会长)任景德(国家审计署原纪检组长)刘平源(原国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郑道中(国家信访局原局长)杨贵(公安部原副部长)潘振宙(文化部原副部长)王文同(公安部原副部长)苏杰(铁道部原副部长)杨波(原轻工业部部长)胡平(商业部原部长)谢华(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宋树有(农业部原副部长)万海峰(将军、成都军区原政委)胡之光(公安部原副部长)顾金池(原辽宁省委书记)郭献瑞(原国家商业部副部长)徐才(原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恕(中国科协原副主席)杨利民(交通部原纪检组组长)华楠(总政治部原副主任)姚雪森(将军、海军航空兵副司令)刘毅(原国家旅游局局长)贾光禄(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工会原主席)曲琪玉(中共中央管理局原副局长)秘书长:吴仕鹏(中国网公益中国频道新闻总监、主编)

但她边扫描用户iPhone上的微信支付边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如何操作ApplePay,因为我从未用过它。董希淼表示:苹果很难改变现有格局,不是全无可能,而是非常难。苹果需要解决两个短板,即最后一公里和最后一厘米。

据说,邓超这个价码还算是“友情价”,国内知名制作公司项目负责人H女士透露了当时综艺节目明星的市场价格:“准一线明星的价格为2000万元起,而国内一线大咖的报价都是3000万元起。”某艺人统筹也透露,“跑男团”中某位男艺人参加其他综艺节目的要价是“至少300万元一期”。有消息称,现在一线艺人拍一季综艺节目的片酬,相当于一部都市剧的制作费用:“综艺片酬每期500万元以上,参加一季10到13期节目,拍摄不超过30天,但片酬相当于拍了一部完整的电视剧,在5000万元到8000万元不等。”现在艺人都会“明码标价”,每个咖位都有固定的价位,如果要在节目中加入额外的表演,经纪团队都会要求制片方“涨价”。

李克强回应称,中国愿意推动两国有关企业进行合作,使双方受益。也希望以色列在聚焦中国大企业创新的同时,投资更多创新发展的中小微企业。“我们已经有多年科技创新合作的历史,现在应该‘更进一步’了。”李克强说。“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任何障碍!我希望我们能建立一条‘快车道’,让我们两国的创新合作更加便利。

据葛晓音介绍,目前北京大学已开设不少关于传统文化的课程,文科学生自不必说,《大学国文》课程也成为理工科学生的必修课,中华传统文化,正在潜移默化中走进北大师生的心里。“开展传统文化教育对学生而言十分必要,将优秀的诗词古文和至理名言加以普及,有助于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葛晓音进一步建议,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关学科建设,重视保护和发展具有重要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的“绝学”、冷门学科。葛晓音的观点得到全国政协委员、西南大学文学院院长王本朝的赞同。“在西南大学,中国文化概论同样是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的一门重要课程,传统文化教育是校园文化建设的重要方面,对学生进行传统文化教育,为的是让他们了解这些知识背景,熟悉‘根’的来源。

  作者:张淳艺  民航局7月17日发布《关于改进民航票务服务工作的通知》,对航空公司、在线旅行社平台(OTA平台)和销售代理企业等在规范制度、改进服务方面提出具体要求。

《通知》明确要求航空公司制定机票退改签收费“阶梯费率”,不能简单规定特价机票一律不得退改签,在线旅行社平台(OTA平台)、销售代理企业严禁在退改签收费标准之外向旅客加收额外费用。

  一段时间以来,民航票务服务成为旅客投诉焦点,尤其是机票退票、改期和签转服务中存在的一些“乱象”,更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江苏省消费者保护委员会的一项调查显示,%的消费者遇到过提前很早改签但仍然被要求收取高额改签费用的情况,%的消费者有过退票费用比机票价格高的经历,其中最高的一例退票费,竟然是机票价格的3倍(一张960元的机票,起飞前24小时前退票费为3000元,起飞前24小时内退票费3800元)。

此外,特价机票更是基本不退不换,或者只退机场建设费、燃油附加费。   面对质疑,一些航空公司和销售代理企业辩称,目前机票销售普遍打折力度较大,消费者享受了优惠的购票价格,就必须让渡出机票退改签的权利作为代价。 这种说法其实是站不住脚的。

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是消费者的基本权利,这一点并不会因为其购买的是全价票还是折扣票而有所区别。 况且,提前退票往往不会影响航空公司的二次销售,改签更不会给航空公司带来收益损失,其不应通过制定高额的收费标准,变相限制消费者的权利,加重消费者的负担。   当然,机票具有时效性、专用性等特点,退改签属于消费者的单方违约行为,需要承担一定的违约责任,但这种责任应该公平合理,航空公司和票务代理企业不能漫天要价。

按照现有的规定,不管提前多长时间退票,都要收取高额退票费,这显然是不合情理的。 毕竟,提前时间越长,给航空公司造成的损失越小,其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调整运营计划,进行二次销售;提前时间越短,给航空公司带来的影响越大,可能面临无法重新发售的风险。

因此,退改签收费与时间等因素挂钩,根据离站时间由远及近实行递进式的“阶梯费率”,有助于合理弥补企业损失,也能遏制随意退票行为。   目前,火车票退改签实行的就是“阶梯费率”。 1996年施行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也曾规定,旅客在航班规定离站时间24小时以内、两小时以前要求退票,收取客票价10%的退票费;在航班规定离站时间前两小时以内要求退票,收取客票价20%的退票费。 但在2004年修订时将这一条款删除,客观上导致机票退改签乱象丛生。

一些代理企业还趁机预设陷阱,以低票价诱导消费者购买,在消费者退改签时收取高额费用来牟利。

  近年来,社会上呼吁退改签手续费率区别收取的声音日渐高涨。 前不久,江苏省消保委在约谈部分航空企业后,也提出了机票退改签实行阶梯费率的建议。

如今,民航局从善如流,要求航空公司根据不同票价水平和时间节点等,设定合理的梯次收费标准,退票费不得高于客票的实际销售价格,这无疑是一种理性纠偏,有望破解“退改签费率畸高”难题。

  接下来,有关部门要加强监督,确保“阶梯费率”收费标准公示到位,严肃查处代售企业收取额外“退改签”费用行为,切实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张淳艺)[责任编辑:孙晓]。